九五至尊I是真假的-东方留学网_亿企商贸网

九五至尊I是真假的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苏冉秋眼眶发红,伏在男朋友宽厚的怀里哽咽着说。

“明天。”沈慕川说。

“刚才那是我前对象,刚离婚。”

仍记得秦雨阳吩咐他买的时候,那种羞涩难当的心情。

这话让周围的同学又是一颤,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通知校方。

三番两次邀请对方不来,沈慕川的脸上有点挂不住。

男人之间做那个,还是要准备的,他们都知道。

秦雨阳被折腾了一天,还干了强.奸泰迪这么高难度的事,他被严以梵抚摸了两下,挡不住滔天的困意,就在人家的腿上四仰八叉地睡着了。

“坐这。”秦雨阳让出位置给他。

秦雨顺看了,心里略烦,他在车上对助理吩咐:“上午十点组织一个会议,没有什么主题,就说说最近的工作。”

对方身上瞬间爆发出来的煞气,深深震慑住金洛,他有一种想跪下求饶的冲动,但是良好的出身支撑着他可怜的自尊心:“不,我没有做错什么,而且并不是我让人把你扔出去。”金洛立刻指着雷茜大喊:“是她!是她的主意!”

“没关系。”克雷格教授满脸慈爱:“老师很高兴和你们一起共进晚餐。”然后说:“时间不早了,你们快回寝室吧。”

苏冉秋睁了睁眼,也拿了一个小番茄吃:“具体是什么?”

这有点天公不作美,他原计划想跟沈慕川出去喝顿酒。

苏冉秋等了一天才等到秦雨阳联系自己,他心里又甜又涩地回复:“突然收到你的短信,哪有心情上课。”

“明天上午九点,来我公司报到。”秦雨顺冷不丁地开口,成功替他们两口子解围。

比如说自己这样的普通人,苏冉秋心想。

“松开。”秦雨顺甩甩手臂上那只手,满脸嫌恶。

“你跟了个假富二代。”秦雨阳自我吐槽,眼底中刚来的时候那种满不在乎突然少了许多。

秦雨阳看书看得浑然忘我,差点就忘了自己就是那只宠物。

晚饭过后,秦雨阳挺着微鼓的小肚子,躺在床上打盹。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景煊炽热的眼神藏在昏暗中,眼神带钩子一样,把隔壁的男人从头到尾描绘了一遍,充满了龙族特有的贪婪和占有欲。

但是他们根本不在乎!

狱警:“可以打电话呀。”指了指草场上的电话亭:“喏,给你老公打个电话。”

“一,赔偿,二,上法庭。只有两个选择,除此之外我不接受任何解释,你们可以闭嘴。”秦雨阳竖起两根手指,非常强硬地说。

老肖目瞪口呆, 抬手擦了下嘴角:“……吓得我瓜都掉了。”

可是这个不友好的吻,彻底把他的邪火惹出来了。

很好,只能说这个家真是槽点满满。

秦雨阳突然说:“小秋,你是故意磨蹭的吧?就等着我送你上学呢?”

在他检讨自己的时候,一条私信飞了进来,赫然是东城小旋风:“介绍当然有,就看你车技怎么样。要是想着碰运气,就赶紧洗洗睡吧,别浪费老子时间。”

“走吧。”他脱下外套,披在苏冉秋身上。

晚上八点钟的票,不得不说就是这么巧,秦雨阳也是订得这班机票。

秦雨阳立刻跪:“又又又,又探监?”

“还生气呢?”秦雨阳又啵了他几次,一次比一次更亲热。

第四天晚上蒋楦还来,还是那副.禁欲男神的样子,只盖被子纯聊天。

“我过几天再来找你。”临走之前,他附送秦雨阳一枚超凶的眼神。

“先吃饭吧。”秦父沉声发话。

话说,这种倒春寒的天气,睡在一个暖烘烘的小火炉旁边,真是舒服得不要不要地。

妈的,好好的一个学霸青年,怎么就被自己带成了这样呢?

“反正我都可以。”蒋楦也不像,他指指房间:“你真的不打算让我进去?”

他不由觉得菊花一紧,毕竟这个人长得这么高大健硕,肯定是个强攻。

作为用脑子思考,而不是用锤子思考的男人,秦雨阳没有放纵下半身的习惯。

火属性翼龙身上散发着热量,秦雨阳并不知道自己在睡梦中抱着龙脖子睡得天昏地暗。

“4087,过来一下。”周围都是巡逻的狱警,偶尔会用警棍敲敲牢门,让囚犯过来问话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“这里就是新生教室。”景煊看向秦雨阳的目光,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露骨灼热了,而是多了几分复杂:“进去之前我想我应该提醒你,不要随意接受别人的示好。”

又或者,他下意识地不去碰这件事。

“不不,我没那个意思。”他强行想解释一波。

“说什么好?”苏冉秋靠着床头,双眼有点放空。

“他在你面前很社会?”沈慕川有点惊讶,印象中秦雨阳在别人面前一般比较绅士,除非被踩了尾巴,就会很不给面子。

听见里面喊进来之后,就推开门漫不经心地走进去。

“老板,结账。”秦雨阳说。

“嗯。”伴随着这一声,门在秦雨阳面前砰地一声关上,真是……傲娇得一塌糊涂。

“老色.狼。”秦雨阳最看不上这种人,他平时在路上见到了,也会帮妹子们驱赶骚扰者。不过帮男人驱赶,倒是第一次。

秦雨阳的话却让他绝望:“除了你以外,谁看见我打人了?雷茜你看见了吗?”

“好!”魏临答应得飞快,害怕沈慕川反悔似的:“你等着,我现在就去帮你捞人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秦雨阳笑得一本纯良:“你这么大的能耐,我不相信你会一辈子蹉跎在这里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悄咪.咪地挪动身体,希望离开花豹的身边。

“没说什么。”苏冉秋钻进被子里。

秦雨阳烦恼地点点头,可不就是吗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