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会礼金-中国旅游联盟官方网_就爱点评网

腾博会礼金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苏冉秋躺在床上回味了小半天,一个人悄悄乐着感觉像做贼一样,暗爽又惆怅。

“不亲一下我再走吗?”秦雨阳朝他笑。

“你今年几岁了,还这么幼稚?”秦雨阳扣着他的后脑勺,扑棱了几下。

“没说什么。”苏冉秋钻进被子里。

秦雨阳暗暗发誓,等自己出去以后,一定要好好孝敬别人的父母。

“那再来啊……”苏冉秋笑吟吟,喜欢这种跟对象打情骂俏的快乐。

“好吧。”秦雨阳叹了口气:“明天我去看你。”一副你的请求我答应了,请别再撒娇的口吻。

熟悉的气息喷自己一脸,秦雨阳撇开头,抹脸:“沈老板,不,沈慕川,我说我是一时鬼迷心窍,你信吗?”

“……”可是秦雨阳从来么想过,要上战场……

一本正经的傲娇,秦雨阳以前无感,他喜欢小意温柔不做作的类型,可是今天好像突然get到了傲娇的萌点?

第二天早上,周日。

区区一个游戏,竟然能被自己打成屎一样,毒得不能再毒了;秦雨阳下意识地往旁边看,有点丢脸。

“怎么会呢?”他腻歪地嘻笑,想起自己上辈子被人称为专情好男人,那可不是浪得虚名:“你放心吧。”只要对方自己不作死:“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。”

对方的态度强硬得让灰狼族腿软,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今年夏天,苏冉秋放了暑假, 从此天天待家里学习, 顺便照顾男朋友的起居生活。

“我的!”

就在他出神的时候,突然被膝盖上的东西吓了一跳:“卧槽……”同一个宇宙同一种震惊方式。

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的主人,习惯性把毛团抱过来亲,岂料闻到一股自己的味道:“哈嘁!”

回去把这件事告诉自己家那头小浪龙,对方自负地说:“我一个人就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,根本不需要老师出面。”

江逐浪:“靠……”受到一万点伤害,敢说他车技菜的人,秦雨阳也算是第一个了。

“是。”江逐浪握住他的手:“四九城里头玩车的人都认识我。”所以秦雨阳认识他也不奇怪。

“最后一次机会。”秦雨阳抬起沈慕川靠在自己身上的头,四目相对,然后抡起拳头就是一拳过去。

当黄毛连声说是的时候,他从沙发坐了起来,比刚才严肃了许多地说:“人在哪里,带来见我。”

迪鲁兽很有可能就是从这里爬了过去。

“您好,我是来自卡索的狼族,严以梵。”

享受完吃喝玩乐的半天,他们在晚上门禁之前,回到第一大学。

老井开心得飞起:“哎,这个,不如您自己给川哥打电话?”他们老大一定会很开心。

秦雨阳是权贵家庭出身的高干子弟,读初中那会儿有一段时间英语成绩不好,父母费尽心思给他请了一位名校毕业的外国籍漂亮女家教,各方面条件非常优秀。

“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弟弟?”秦妈凶巴巴地看着大儿子。

秦雨阳垂眸扫过对面青年的裤.裆,这个下意识的举动,是因为昨晚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。

“冷的,也是,紧张吧……”苏冉秋抖着唇,羞涩笑。

“别在这杵着了,从哪来回哪去。”秦雨阳说:“我不嫖.妓。”

“地方虽小,五脏俱全,我还是换上拖鞋比较好。”秦雨阳怕踩脏了他的地面,于是说:“有多余的拖鞋就给我穿吗?”

却被对方掐了电话,再打就打不通了。

身为一个战神的子嗣,竟然沦落到让人夺去家产的下场……

要是有条件精心调养两年,也不比养在豪门的贵公子差。

“谢谢哥哥。”苏冉秋弯眼笑。

现在天还没亮,才三点出头,天色还是暗的,路上的车辆不多。

不过那只是个假设,他不觉得以后会跟女生谈恋爱。

根本不像谈恋爱啊,像野兽护食!

“骗人。”秦雨阳说目光危险地看着他:“我看见你的手机连上了,你肯定知道。”

看起来好像无所畏惧的样子,可是联系最近发生的事情,就有点可怜他。

“你会搬出去吧?”苏冉秋问他。

“唉。”老井皱着眉:“姓秦的真是作孽。”

“当然没有啊。”秦雨阳点醒父母:“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能这么早出狱?”

秦雨阳低头看自己的卡,写着419,这个房号真他妈应景。

“那送你朵花儿。”秦雨阳花十块钱,在路边买了朵小玫瑰。

“可以,如果你做好了被我上的准备,”秦雨阳纳入他的耳坠:“如欢迎随时来我的房间找我。”

这点时间可能是一.夜,也可能是一天。

这只修长漂亮的手掌,毫不犹豫地伸向秦雨阳的毯子下。

刚才安诺一走,秦雨阳就醒了。

这位气质出众,王子般俊雅端庄的年轻人,名字叫严以梵。

秦雨阳愣在原地,他想起了两年前的那天晚上,自己在外面玩车玩到很晚才回家;他的父母哥姐爷爷奶奶,全家人都等在客厅,对刚进门的他说:“你以后别再碰车,否则就不要回来了。”

什么叫进退两难, 现在的局面就是进退两难。

所以他转过身来的时候,衬衫底下若隐若现的画面已经很赏心悦目,就连沈慕川这种冷静自持的男人,也一时忘了呼吸。

他回来时叼嘴里,撕开了用上。

“嗯?”苏冉秋嗓音沙沙地。

“谁?”秦雨阳吃得津津有味。

“我不知道,有没有又怎样?”秦雨阳问:“别人怎么做我不管,反正这事我做不出来。”

果然,秦雨顺接起电话,听见弟弟的邀请之后说:“忙。”

责编: